字号:



《传习录》是一种不朽的存在


  虽然我两年前就买了一本由叶圣陶点校的《传习录》,但直到近两周才有闲心翻出来看看

  

  《传习录》与《论语》相似,都是学生记录老师的语录集。《论语》相当于孔子学生的课堂笔记,而《传习录》则是王阳明的问答语录和论学书信集。“传习”一词源自《论语》“传不习乎”一语。所谓“传”,是指老师传授下来的知识;“习”就是练习、复习之意。


王阳明01.jpg



  梵高说过:“没有什么是不朽的,包括艺术本身;唯一不朽的,是艺术作品所传递出来的对人和世界的理解。”《传习录》就是这样一种不朽的存在


  凑巧得很,我因想用这方面素材而上网搜了一轮,才发现原来3月22日央视即已开始播放五集大型电视纪录片《王阳明》,据说观众反响强烈。我于是从头到尾认真地看了一遍,得以更进一步加深了对王阳明的传奇人生及其心学理论的理解


 

龙场悟道,开创新潮流


  王阳明(1472~1529)原名守仁,号阳明,是明朝心学之集大成者。他是浙江余姚人,出身名门,父亲王华为科举状元,官至礼部左侍郎(从二品,相当于现在的教育部、文化部、外交部第一副部长)、南京吏部尚书(正二品,相当于现在的组织部、人事部部长)。


王阳明02.jpg



  王阳明小时候比较顽皮,痴迷于骑马、射箭,经常从私塾偷跑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打仗游戏。单就学习成绩而言,他不如父亲,科举考试屡次失败,二十八岁才中进士,开启仕途。他最早在工部(相当于现在的工业部、农业部、建设部、水利部和交通部)工作,随即到刑部(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法院、司法部)任六品官,五年后转至兵部(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任主事(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下属某司处级干部)。


  王阳明三十八岁那年,因直言得罪当权的宦官刘瑾而被廷杖四十下,投入死牢,差点丧命——同时被廷杖三十下的另一位官员戴铣就未能熬过去,被当场打死。随后,他被贬谪至最边远山区的贵州龙场当驿丞。所谓驿站,就是专供传递公文人员和来往官员中途换马、食宿的场所,有点像现在的政府招待所、邮局和加油站等,而驿丞就是驿站主管(这种没有行政级别的小官相当于现在连副科待遇都没有的企事业单位班组长)。


  据说,王阳明去龙场途中还被刘瑾派人追杀过,好在他机敏地假装投江自杀,才逃过一劫。

王阳明携带着几个家仆到达龙场后,连居所都得自己亲手搭建。贵州气候多雨,每逢下雨,他们搭建的茅屋就要遭殃一次。后来,他索性与家仆一起住进附近的一个山洞,并给之起名“阳明小洞天”。


王阳明03.jpg



  生活的艰辛没有击垮王阳明,反倒使他的心灵愈发强大。他先后在龙场的龙岗书院和贵阳的文明书院讲学,开化、教导当地人,深受民众爱戴。


  下放龙场的这三年时间,既是王阳明的人生最低潮,也是事业转折点


  恰恰就在这个简陋而幽静的山洞里,王阳明苦思冥想,终于在一天夜里顿悟。当时,他情不自禁地跳了起来,高喊道:“始知圣人之道,悟性自足,向之求理于事物者误也!”家仆都被他的举动吓傻了。这句话意思是:我现在才明白,圣人之道原来就在我们心中,以前通过其它途径去探寻的办法都错了!


  这就是著名的“龙场悟道”。王阳明从此开创了心学理论,核心思想为“悟性自足,不假外求”,浓缩成三个字就是“心即理”。这三个字看似深奥,其实很简单,即有怎样的心,就能体会到怎样的天理——天理即良知,良知即天理


  后来的历史表明,王阳明“龙场悟道”的意义在于,他在占据正统地位的朱之学之外开创了一股声势浩大的新潮流——心学理论


 

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


  我之所以如此絮絮叨叨,无非还是想绕回股市——我只是在借王阳明“龙场悟道”这个典故再一次来表达我上周六(4月10日)《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一文的观点而已,即:


  “正所谓‘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旧热点已成明日黄花,新热点正在孕育之中——明日黄花的旧热点和正在孕育的新热点分别指的是抱团股和非抱团股。


  诚如我上周六(4月3日)《最美人间四月天》一文所言:‘如果大盘随后还有机会再回调,对于大多数非抱团股来说,更是自2019年4月8日波段见顶于3288点以来的最佳买进时机,特别是我多次谈及的中低位蓝筹——甚至还可以说,此间才是它们自2019年1月4日2440点以来这轮行情的最佳买点,一个绝对比2440点更安全的孕育着新生的买点。’第二阶段最为抗跌甚至逆势拉升的抱团股在随后的四、五个月时间里大放异彩这点,无疑给了第四阶段最为抗跌甚至逆势拉升的非抱团股以重要的启迪作用和示范效应——请大家务必珍惜这个比2440点更安全的买点!”


王阳明04.jpg


  “龙场悟道”发生于王阳明的人生最低潮,那也是他的事业转折点——开创了朱子学之外的心学新潮流。此间,他还写过一篇文章《教条示龙场诸生》,这样来谈论“改过”:“夫过者,自大贤所不免,然不害其卒为大贤者,为其能改也。故不贵于无过,而贵于能改过。”意思是:说起过失,虽然大贤人也不至于完全没有,但是并不妨碍他最后成为大贤人,这是因为他能改过。所以做人不要纠缠于没有过失,而要注重能改过


  其实,对于你我都一样,大盘3月9日3328点以来的“三次探底”恰如一次发生于王阳明的三年低潮期的“龙场悟道”——此时,不必纠缠于早已成为过去的一些对错,也不必过于纠结“三次探底”有没有彻底完成,最重要的是要着眼于未来,开创新潮流


 

夜静海涛三万里, 月明飞锡下天风


  最后,我再借用王阳明的一首诗《泛海》来收尾:“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以此与大家互勉


  这首诗的创作背景是:王阳明被刘瑾追杀,得以逃生后,搭船前往福建,又在海上遭遇风暴,有感而发。全诗意思为:在我眼里,一切艰难险阻都像天空漂浮的白云,原本就不应长久停滞于心中。夜深人静时,我反思国运和自己的人生经历——都如惊涛骇浪般大起大落。天地有正气,我将以坦荡的心胸去迎接新的挑



阅读() | 评论()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