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


  “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出自唐朝诗人刘禹锡的伤逝之作《乐天见示伤微之、敦诗、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诗以寄》,原诗为:“吟君叹逝双绝句,使我伤怀奏短歌。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惟觉祭文多。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万古到今同此恨,闻琴泪尽欲如何。”


  第一句“吟君叹逝双绝句,使我伤怀奏短歌”说的是白居易因感伤元稹(字微之)、崔群(字敦诗)和崔玄亮(字晦叔)等好友相继离世而写了两首绝句给刘禹锡,刘禹锡看过之后深有感触,以此诗作答。


  第二句“世上空惊故人少,集中惟觉祭文多”说的是好友先后离世,祭文也渐次增加,表达出对好友离世的伤痛和无奈,孤独之感溢于言表。


  第三句“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是千古名句,“芳林”即长满花草的树林,“陈叶”即枯叶。“陈叶”和“前波”可指离世的好友,也可指旧事物;“新叶”和“后波”可指晚辈,也可指新事物。这句说的是春天万物复苏,树林新叶催换着老叶;奔腾的激流中,前浪主动让位给后浪


  第四句“万古到今同此恨,闻琴泪尽欲如何”说的是从古到今,人人都有哀悼逝者的伤心事,就算为亡友流尽眼泪,又能如何?新陈代谢、生老病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规律,既要尊重逝者,也要珍惜生命,好好活下去,犯不着过分悲伤。


  刘禹锡这首诗与他另一首诗的经典名句“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一样,都反映着他一贯的哲学思想: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新事物的产生、旧事物的消亡都有其客观必然性,新事物包含了旧事物的优秀成分,旧事物也孕育了新事物的某些基


  后世陆续还出现了一些更经典的同类诗句,比如北宋刘斧的文言小说集《青琐高议》就记载道:“我闻古人之诗曰:‘长江后浪推前浪,浮事新人换旧人。’”明代儿童启蒙书籍《增广昔时贤文》进一步演绎为:“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清朝赵翼的《论诗》更有惊人之语:“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都在说同一个话题——推陈出新



 

板块轮动乃亘古不变的股市规律


  熟悉我的老读者都知道,我可以算作研究中国股市板块轮动的先行者——最早开始于十五、六年前,也即2007年10月6124点之前那轮超级大牛市。当时,像“二八定律”(我将此定律推广至股市)、“二股”和“八股”等不少股市词汇都是我“发明”的


  板块轮动乃亘古不变的股市规律。一般来说,至少要熊市中级反弹以上级别的行情才会出现明显的板块轮动。牛市行情板块轮动清晰可见,富有节奏感,主要在传统意义的权重股与中小股之间轮动,通常主次分明;熊市行情板块轮动模糊纷乱,节奏感较弱,并非在传统意义的权重股与中小股之间轮动,往往剑走偏锋


  大盘始于2019年1月4日2440点的这轮行情迄今持续时间已超过两年,我将它定性为熊市大反弹行情。具体说来,它是针对2015年6月12日5178点到2019年1月4日2440点那段熊市下跌的大反弹行情,其间可分为两波中级行情:2019年1月4日2440点到4月8日3288点或4月22日3279点是第一波中级行情,2020年3月19日2646点至今是第二波中级行情


  第一波中级行情共计61或71个交易日——鉴于像中证500、中证1000、国证2000、深证综指、创业板50、创业板指和创业板综等多个指数是在相应于上证指数2018年10月19日2449点那天提前见底的,如以此为标准,就是114或124个交易日。总体而言,第一波中级行情属于中小股担当主角的普涨行情。其间,板块轮动主要表现为权重股和中小股之间的博弈


  第一波中级行情结束后,共计回调了232或222个交易日。其间,上证50等权重股指数补涨,还创了新高。在此阶段,抱团股初露锋芒,上证50等权重股指数的强势主要就源于抱团股的抗跌;而非抱团股就惨了,包括一众优质蓝筹股在内,不少居然创出了大盘2015年6月5178点之后的历史低价


  第二波中级行情迄今共计258个交易日,如以最高的今年2月18日3731点为标准,就是223个交易日。其间,板块轮动主要表现为抱团股与非抱团股之间的博弈


  这波中级行情仍未结束,此前可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2020年3月19日2646点到8月18日3456点,共计103个交易日,属于普涨阶段。


  第二阶段从2020年8月18日3456点到9月30日3202点,共计32个交易日,属于调整阶段。因为其间抱团股不太跌,甚至逆势拉升,所以大盘指数跌幅非常有限


  第三阶段从2020年9月30日3202点到今年2月18日3731点,共计90个交易日,属于抱团股疯涨、非抱团股大跌的严重分化阶段。


  第四阶段从2月18日3731点至今,已持续36个交易日,属于抱团股大跌、非抱团股探底回升的调整阶段。其间,中低位蓝筹、中证500、中证1000和国证2000非常抗跌,甚至逆势拉升


  如此可见,同为调整阶段的第四阶段与第二阶段确有相似之处,只不过第四阶段受累于抱团股大跌,导致大盘指数跌幅偏大,看起来比较吓人而已


 

▌旧热点已成明日黄花,新热点正在孕育之中


  正所谓“芳林新叶催陈叶,流水前波让后波”,旧热点已成明日黄花,新热点正在孕育之中——明日黄花的旧热点和正在孕育的新热点分别指的是抱团股和非抱团股


  诚如我上周六《最美人间四月天》一文所言:“如果大盘随后还有机会再回调,对于大多数非抱团股来说,更是自2019年4月8日波段见顶于3288点以来的最佳买进时机,特别是我多次谈及的中低位蓝筹——甚至还可以说,此间才是它们自2019年1月4日2440点以来这轮行情的最佳买点,一个绝对比2440点更安全的孕育着新生的买点。”第二阶段最为抗跌甚至逆势拉升的抱团股在随后的四、五个月时间里大放异彩这点,无疑给了第四阶段最为抗跌甚至逆势拉升的非抱团股以重要的启迪作用和示范效应——请大家务必珍惜这个比2440点更安全的买点




阅读() | 评论() 推荐
  • 评论

   评论正在加载中,请稍候... 评论正在加载中...

发表评论
内 容:
请根据下图中的字符输入验证码:
(您的评论将有可能审核后才能发表)
和讯博客 | 意见反馈